English Verion | 江苏大学官网
站内搜索
首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本科教育 研究生教育 学科科研 党群工作 学生工作 合作交流
 
 
新闻中心
学院新闻
通知公告
团学活动
师生风采
师生风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师生风采 > 正文
文学院“争做六有大学生”微小说创意大赛优秀作品
发布时间:2017-11-01   浏览次数:

《沉睡》 作者:李婧怡

那是一场屠杀。

我们一众行人被粗鲁地驱赶进小巷街角的残破老屋,我们没有任何反抗,背部抵着的发烫枪口使躯体僵硬,那隐隐的火药味麻木了神经。

这老屋太暗太窄了,黑压压的塞进几个人后已再无回旋的余地,那位被赶在人群最后面的干瘪老头眼睛里映出的血色残阳预示着一场腥风暴雨,即将开始。我们没有哭声,呆滞的目光里只有一点孩童般最原始的恐惧。

我们甚至不知道为何被驱赶进来,我们习惯性的,跟着人群,不提问不思考。

拿枪抵着我们的黑衣人,缓缓走到老屋的北面,皮鞋和水泥地的摩擦声撕咬着我耳膜。

“砰!”一个妇女直直的倒下,血花飞溅。

人群有些许骚动,不似初时那般麻木了。

“砰!”又是一人直挺挺的倒下。

人群慌乱了,哀求声哭声抽泣声混杂而来,压了整个老屋。

“快把他的枪抢走!快!”人群中有人发出号令,我开始不受控制的去咬黑衣人的手臂,去抓去挠,拉扯。我抢到了!“快!快把枪扔出去!”我慌乱中摸到一堵门,拉开,用力扔出了黏糊糊的枪。新鲜的空气喷涌而入。

我再一转头,变了样,那是的格局更像是我一人占据着一方阵营,而黑衣人和人群挤在一起冲我阴森森的笑。

不知是谁异常冷静的冲我说,“枪上已经都是你的指纹了,你将被逮捕。”

天破了晓,我不知道,原来沉睡麻木了千百年的人仍没有醒,反而变本加厉。

《归途 》 作者:陶怡

他负剑向前走着,人群的喧闹,腐烂菜叶的异味,在他周围环绕着,像是无形的帷幔越收越紧,让人喘不上气来。

“大侠去往何处?”潞城的乞儿只有眼神还是明亮着的,一瘸一拐跟在他身后。

“你欲去往何处?”

“家乡。”

那乞儿随他去往大漠,在长河落日中缩起瘦骨嶙峋的身子,与那黄沙化作一处,他想这故国家园,终也是一抔黄土,乘风而去。

“我那幼子,随军打仗去了。”老妇在如豆灯火下眯着眼,打量面前这个白衣男子。

“你若是去南方,也请带我去罢。”五日后他带走的,是陶制小罐,五套新衣。

南方战事已了,将士们的衣冠冢都立在一处,他将陶罐埋下,几份黄纸随新衣烧去给那个战死沙场的将士。

“公子要去何处?”

“蜀地青云山。”

“我随公子一路,在苗寨落脚。”那名为阿檀的琴女,是苗人,家中尚有年迈父母,一位兄长。

“岚哥还在等我回去。”

那寨子在年前受战乱波及,一把大火连烧数日,父母兄长也随焦土深埋于此。寨子入口有一具焦尸盘坐在屋檐下,面朝他们来的方向。

“此番历练,可有收获?”

“弟子愚钝,只知这世人多有牵挂,放不下,只一丝念想也愿跋涉千里。”

虽归途迢迢,我亦往矣。虽魂归而去,我亦往矣。虽故人已逝,我亦往矣。

“你我何尝不是心有牵挂?”

 
© Copyright 2016 江苏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学府路301号江苏大学文学院 邮编:212013
Tel:0511-88781693 Email:sla@ujs.edu.cn